<tr id="qetim"></tr>
        <ins id="qetim"></ins>
          <sup id="qetim"><small id="qetim"></small></sup>

            迪柯尼:三員工離職創辦托管商只服務公司 托管后門店利潤明顯下降

            目前服裝企業又掀起一波“上市潮”, 廣州迪柯尼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迪柯尼”)也位列其中。近日,迪柯尼回復了深交所的問詢函,其擬主板上市,計劃募資7.03億元,投向營銷網絡建設項目、設計研發中心建設項目、信息化系統升級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除了本報曾報道的迪柯尼,在報告期門店銳減的情況下又擬募資成倍擴充門店,與競爭對手共用一個供應商,且該供應商還是競爭對手的關聯方等問題外,《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還注意到,在報告期,迪柯尼對一些直營門店采取了“大托管”的模式,而幾家托管商實控人是公司前員工離職后創立。而且采取大托管模式后,相關門店凈利潤普遍下降,費用支出上升,大托管模式的合理性問題同樣惹人矚目。

            三托管商為前員工離職后創立

            一家企業員工的增減情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經營指標和發展勢頭,根據招股說明書,在報告期,迪柯尼的員工出現了縮減的情況。

            2020-2022年,招股書披露的迪柯尼員工數量分別為1413人、1239人,1257人(見圖一),其中,2021年較2020年減少174人,超過員工總數的10%。

            圖一:員工人數變化情況招股書截圖

            對于員工數量明顯“縮水”,迪柯尼解釋稱:“公司關閉了一些經營狀況不佳的門店以及公司員工轉為托管商員工?!?/p>

            而在迪柯尼披露的公司大托管服務企業的名單中,有幾家公司是在迪柯尼員工數量大幅減少的2021年剛剛宣告成立的。它們分別是好東嘉(武漢)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好東嘉”)、重慶青桉柏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青桉柏”)和無錫金仕達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無錫金仕達”)、長沙聞達昌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沙聞達昌”),上述四家企業分別成立于2021年7月、2021年3月、2021年3月和2021年8月(見圖二)。

            圖二:主要托管商情況招股書截圖

            而且,這四家托管商都只為公司提供托管服務——即其客戶只有迪柯尼。

            迪柯尼解釋稱:“主要原因系該等托管商人員規模及資金實力有限,公司作為全國知名中高端男裝品牌商,具備品牌力較強、客群較為優質、付款結算及時、業務發展穩定的優勢,該等托管商基于選擇優質男裝品牌門店進行管理運營的考慮,愿意和公司達成長久合作關系,目前專為公司提供托管服務,以確保與公司業務的持續和穩定性?!?/p>

            更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四家在2021年才成立的大托管服務公司,有三家公司—— 好東嘉、重慶青桉柏和無錫金仕達的實控人皆為迪柯尼的前員工。

            其中,好東嘉的實控人陳建華為2021年7月從迪柯尼離職的大營運事業部總經理助理、重慶青桉柏伊曉飛為2021年3月從公司辭職的大營運事業部下DKN零售管理中心的區域經理兼大區督導,無錫金仕達的實控人施云龍曾為DKN零售管理中心運營官,其2021年3月從公司離職(見圖三)。而其中陳建華更是在2020年12月才剛剛入職迪柯尼,次年7月即離職,在迪柯尼甚至領薪都未滿一個完整年度。

            圖三:前員工離職情況招書截圖

            從上述三位前員工離職的時間以及提供三家大托管服務企業的成立時間情況,可以看出前員工離職和創辦上述三家托管商企業可謂是“無縫對接”且高效的。

            在大托管模式下,迪柯尼需要向托管商支付門店銷售額的一定比例費用作為托管費,其中正價店的托管費率在24%左右,銷售過季商品為主的奧特萊斯門店 托管費率在22%左右,而且不同大托管商的托管費率基本一致。

            從三位員工托管門店2022年的收入貢獻來看:2022年貢獻了4137.18萬元,占比為5.22%,托管門店利潤為597.96萬元,占比為2.82%。

            采用大托管模式后,公司原門店部分銷售人員在2021年10月、11月前后,由迪柯尼員工轉為托管商員工。

            “賠本買賣”意欲何為?

            三位前員工前腳離職、后腳創辦企業,成為只為迪柯尼服務的托管商。其中一位原大運營事業部總經理助理陳建華,更是剛入職半年多即辭職,這三名前員工離職創辦托管商的背后動力究竟是什么?

            迪柯尼認為:“公司開展托管業務并支付托管費能夠充分激勵3 家前員工托管商,調動其積極性,進而促進托管區域的銷售、品牌推廣及市場開拓?!倍覐暮献鞣浇嵌?,3 位前員工具備創業的想法,但由于資金充裕程度受限不利于與公司通過經銷模式開展業務。相較于經銷模式,大托管模式下,托管商承擔的資金壓力較低,且不對貨品進行買斷,不承擔存貨積壓的風險。

            迪柯尼根據2021年度完整年度收入乘以合同托管費率模擬測算出年度托管費,其中好東嘉托管門店8家(9月合作托管),托管費用為722.56萬元、重慶青桉柏托管門店4家(3月合作托管),托管費用為154.83萬元、無錫金仕達托管門店5家(4月合作托管),托管費用為273.32萬元。而以2020年應付給員工的薪酬模擬扣除相關費用的余額,分別為429.23萬元、47.15萬元、103.87萬元。

            對比三位前員工離職前的年薪58.89萬元、19.07萬元、91.62萬元可以發現:模擬推算支付給上述三家離職員工辦理的大托管企業的成本支出合計高出410余萬元。

            雖然迪柯尼稱大托管模式除需支付員工薪酬外,尚存在托管商公司日常運營、市場開發、商場公關等成本,因該等成本托管商根據自身實際運營情況實現,無法測算。但從雙方約定的相關支出來看,無法測算的費用其實有限。

            如果說前員工離職的動力是為了高額托管費,多賺錢的話,從費用成本來看,迪柯尼似乎在做一件“賠本買賣”,其目的和動機何在?

            迪柯尼表示:“從公司的角度來看,成立托管商的前員工具有當地多年的門店運營經驗,深諳當地的服裝品牌銷售和管理策略,并擁有當地豐富的服裝銷售人才資源、門店管理人才資源和商場渠道資源?;谌珖鞯貐^消費者服裝消費習慣和門店商業運營具有差異性和區域性,將門店托管給3家前員工托管商能通過對托管商的激勵充分發揮托管商在當地門店運營及市場開拓的優勢?!?/p>

            然而,從實際被大托管之后,2022年上述三家托管商服務的門店的單店收入、單店利潤、單店平均坪效顯示:好東嘉2022年托管門店的單店收入為338.96萬元,單店利潤為74.81萬元,單店平均坪效為1.76萬元,而2021年對應的數據分別為443.73萬元、79.94萬元,2.58萬元,同比分別下降23.61%、6.41%、31.78%,即便是較2020年數據,除單店收入增長9.18%以外,單店利潤和單店平均坪效分別下降24.78%、9.94%。

            重慶青桉柏2020-2022年托管的單店收入分別為191.23萬元、208.45萬元、141.45萬元,2022年較2021年下降32.14%,較2020年下降26.03%,單店利潤分別為45.95萬元、30.12萬元、27.87萬元,2022年較2021年下降7.47%,較2020年下降39.35%,單店平均坪效分別為2.58萬元、2.75萬元、1.84萬元,2022年同比下降33.09%,較2020年也下降28.52%。

            無錫金仕達2020-2022年托管的單店收入分別為200.85萬元、226.02萬元、210.44萬元,2022年較2021年下降6.89%,較2020年上升4.77%,但是單店的平均利潤卻分別為25.45萬元、16.33萬元、2.12萬元,2022年單店利潤較2021年下降87.02%,較2020年下降高達91.66%(見圖四)。

            圖四:托管門店托管前后數據對比情況截圖

            迪柯尼的解釋是:單店利潤方面,上述托管商2022年的單店利潤較2020年皆有所下降,主要系托管后支出的托管費占收入比例大于托管前員工薪酬占收入的比例。

            另外,企查查數據顯示,好東嘉、重慶青桉柏2022年年報顯示,上述兩家企業2022年員工社保繳納為零(見圖五)。而無錫金仕達在2023年6月25日變更了2022年社保繳納數據,2022年繳納人數由230人變列為19人(見圖六)。

            圖五:好東嘉、重慶青桉柏社保情況企查查截圖

            圖六:無錫金仕達年報修改情況

            以上種種,難免讓人產生疑惑:

            首先,迪柯尼與離職員工創辦的托管商合作始于2021年底,那么年度托管費用在2022年已經真實發生,為何在招股中還要選取2021年的數據進行模擬測算?公司是否存在相關費用尚未支付,甚至尚不清楚該支付費用具體數據的情況?是否存在托管商為公司墊付相關成本支出的情況?

            其次,從招股書披露來看,公司裁撤員工是因為增加了大托管模式,而從模擬測算來看,采用這一模式,迪柯尼明顯要比采用原模式多支付400余萬元的費用,公司采用大托管模式的意義何在?是否存在向離職前員工輸送利益的嫌疑?

            還有,公司稱托管商如能通過恰當運營提高,門店收入將擴大其利潤空間,而從2022年的運營情況來看,上述三家由前員工控制的托管商服務的門店,其利潤均有大幅下降,尤其是無錫金仕達,2022年單店利潤只是2020年的零頭,下降超過九成,公司對此如何看待?又如何解釋采用大托管模式的意義?在此之前,迪柯尼與托管商對于門店利潤空間的提升情況是否有約定?如果未達利潤指標,是否有補償措施?

            此外,由前員工控制的兩家企業,招股書稱,在2021年底轉入了迪柯尼的正式員工,然而其企業年報顯示2022年員工的社保繳納人數為零,是否存在通過大托管模式規避員工社保繳費或降低員工社保繳費的情況?

            就上述疑問,記者曾通過電郵致函迪柯尼,截至發稿時未收到回復。記者 尹玨

            編輯:newshoo

            相關閱讀:

            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五五,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国产原创A片免费在线播放

                <tr id="qetim"></tr>
                  <ins id="qetim"></ins>
                    <sup id="qetim"><small id="qetim"></small></su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